手机访问 ke-j.com

乐八彩票-八彩票平台,乐八彩票注册-天天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天天故事网 > 读者文摘 > 社会 > 我是博士,可我还是得买房

我是博士,可我还是得买房

时间:2018-06-07 作者: 壹默了然

1

成天明是村里的第一个博士生,在上海一所大学里当老师。他父母以为儿子跳出了龙门,过上了城里人的好日子,村里人也个个以他为傲。可是,他们万万没想到,成天明经济拮据到连孩子都不敢生的地步。

今年33岁的成天明,进校就是讲师职称。三四年过去了,依然是讲师,离副教授的位子遥遥无期。

妻子王婉晴是一家广告公司的销售,成天明的学校住房自理,两人就在学校附近租了套一室一厅居住。

成天明是学术型人才,当年抱着对学术的敬畏读博。可是在校这些年的种种经历,使得他对自己的学术信仰产生了怀疑。

作为青年教师,他每周要上不少课时,刚进校那两年还担任了班主任。他备课很用心,上课也认真,深得学生的喜爱。可是教学口碑再好,对评职称也没什么帮助。科研成果和论文发表数量才是评职称的考量标准。

学校里的老师们,终日被大量与教科本身无关的事务所累,精力不是花费在具体的科教上,而是耗费在那些项目跑办、经费申领、报销,以及与此相关的种种应酬上了。主导科教项目的教授们对项目无暇兼顾,那些费力不讨好的杂务,就自然而然转嫁给他们这些年轻教师了。处在学校中下层的他,也只好充当“工蜂”一族。

加上他自小就不善于跟人打交道,骨子里有着些许清高,不会争不会抢,所以一年到头忙下来,年收入不过十五万。

这个收入,放在他老家算很高了。放在上海如果仅仅用于日常开支也是足够了,可是想买房子就很吃力了。他租房一年就要刨去四五万,加上衣食出行等生活必要开支,七七八八下来,最多剩下七八万。妻子的收入不稳定,主要靠业务提成,好的月份能有个七八千,差的时候只有三四千。两人精打细算,省了又省,一年也只能存下个十一二万。

上海郊区的房价都涨到三四万一平米了,一套60平米的郊区小房子,也要200万,首付三成就是60万。按照他们这个攒钱速度,即使房价不涨,也要五六年才能凑够首付。因此,他们觉得自己是精神上的富翁,物质上的负翁,是个体面的穷人。

来上海一年后,王婉晴就怀孕了。可她掐指一算,怀了孩子,自己的销售工作大概也无法做了。家里少了一份收入,多了一张嘴,房价又在年年涨,猴年马月才能凑够首付。

于是她跟成天明商量,等条件好点再要孩子。成天明很想要这个孩子,可想想自己的处境,实在是有心无力,只能陪着妻子去医院做了流产。

这事,两人都瞒着父母。两家父母都是农民,辛辛苦苦一年下来也没几个钱,供他们读大学已经很不容易了。他们平时都是报喜不报忧,父母都以为他们在上海过得很风光呢。

 2

成天明很节约,工资卡是上交妻子的,自己每月只拿500元零花钱。平时连公交车都舍不得坐,买了辆二手自行车代步。穿的衣服,除了结婚时买的那套行头,其余都是几十块的淘宝货。

好在学校里攀比风也不严重,再说他一个男人也不在乎这些。可在广告公司上班的王婉晴,生存环境就不一样了。公司里的女同事争奇斗艳的很多,可她从来只是旁观者,没有参与的份。

这天吃晚饭时,王婉晴又聊起公司里的八卦。“今天雯雯穿了件巴宝莉风衣,说是她老公送的生日礼物,两万多大洋呢,可神气了。”

“两万块的衣服,和我身上的几十块的,不一样穿吗?穿着舒服就行,烧那钱干嘛。”成天明不以为然,继续埋头扒饭。

王婉晴皱皱眉,“你只会说,几十块一件的衣服跟上千的是一样的。以后你爱穿你自己穿,我不管。可你不要总把几十块一件的强加给我,我穿着浑身不舒服。你不知道我们公司那帮小姑娘背后都怎么说我的。”说完,眼圈都有点红了。

“好好好,我以后给你买贵的,几百块好吧,豁出去了。”成天明好脾气地哄着妻子。

王婉晴很快就消气了,她也就是发个小脾气,成天明真要给她买贵的,她还舍不得呢。

 3

这天早上,成天明起来准备去学校上班,发现王婉晴没有像往常一样去上班。问她怎么了,她躲闪着他的眼睛说:“我今天有点不舒服,想去医院看看。”

成天明问:“要我陪你去吗?”

王婉晴说:“不用了,没事的,你快去上班吧,别迟到了。”

成天明安慰了妻子两句,就去学校了。上了一节课,不知道怎么的,心里老是有种不好的预感,上课也是心不在焉。下课后,他坐在办公室里写着教案,窗外阴沉沉的,好像要下雨了。他正准备打电话给王婉晴,问她回家没有,突然,天空中一声炸雷,雨哗哗地下起来。

成天明不禁打了个激灵,想起早上妻子奇怪的眼神,突然间他想到了什么。立刻打起伞冲出办公室,果然,在医院的计划生育科室门口,找到了王婉晴。

王婉晴惊谔地望着他,结结巴巴地说:“你,你怎么来了。”

成天明阴着个脸,一言不发,拉着她走出医院,上了出租车。到了小区楼下,两人站住了。

成天明怒声质问: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我们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,难道你还想失去第二个?”

王婉晴的眼泪哗地流了下来,“啪”地一声把伞扔到地上,后退两步冲他吼道:“你以为我想吗?你看看我们家现在的处境,你想过没有,现在想养好一个孩子要多少钱,以后的生活费教育费要多少?咱们生得起,可养得起吗?”

成天明一下子怔住了,不说一句话。两人就这样默默地站着,任凭雨水冲刷在他们脸上,和泪水混在一起。

突然天空一声炸雷,成天明一把冲过去把妻子搂在怀里,“婉晴,你放心吧,我们把孩子生下来,我一定尽我的全力让他过上好日子。为了你,为了孩子,为了这个家,我什么都愿意干。”

这篇文章地址是:http://www.ttdu8.com/duzhe/shehui/26779.html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