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 ke-j.com

乐八彩票-八彩票平台,乐八彩票注册-天天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天天故事网 > 故事大全 > 灵异故事:三个贪财的鬼师

灵异故事:三个贪财的鬼师

时间:2018-06-26来源:网络 作者: 秩名

故事发生在民国初年,军阀混战,洪水瘟疫肆虐,许多地方十室九空。有一位大嫂,她老公、公公婆婆都在瘟疫中死去,自己带着一个八九岁的儿子一路讨饭南下。到了一处山区,大嫂因为一路省给儿子吃,是又饿又病倒在一个破庙里,奄奄一息。

看见母亲这样,儿子决定自己一个人去乞讨,有可能的话讨点钱请个郎中帮母亲看病。他先进的是东村,村口一处房屋房门高大,门上还漆着红油漆,想着这一定是富贵人家,便上门乞讨,大门是开着的,因为有腰门隔着过不去。他正想喊,却见门的上面飘出缕缕香烟,但听得一个男人屋里说:“灶王老爷,弟子姓张,是一个道师(一种以帮病人解难,给死人亡灵超度来世做个好人为职业的师傅,俗称鬼师)今天是小年夜,求您晚上升天,好生报告,明天多些病人,多死两个人,一年道场不断,弟子叩谢了。”丐童很生气,但想到躺在破庙里又病又饿的母亲,他还是忍住了,撑起脚后跟向里喊:“大师大师,给点吃的,给点钱,我的母亲又饿又病快不行了,求你了。”

张鬼师回头一看,只见半个人头,双手抓在腰门上,想是个丐童,忙上前把丐童抓在门上的手拿下来:“去去去,死丐童,别挡我的财气,再不走我拿棍子来了?”说完还真从门后操起一根棍子,丐童只好离开向南村来。

到一处高大门前,趴在腰门上向上望,但见香烟袅袅,一位中年男人手上拿着一纸香,鸡啄米一样在祖宗神位前拜。香火柜下的八仙桌上摆放着三牲礼品,中年男人边拜边说:“灶王老爷,弟子姓郭,是个地师(专给死者寻找墓地下葬和找黄道吉日的人,又叫风水先生)今天是小年夜(农历十二月二十三日,传说灶神这日升天去报告一年来人间的情况)求您晚上升天,好生报告,明天多死几个人,一年死人不断,弟子叩谢了。”丐童十分的生气,但想到破庙里的母亲,他还是忍住了,大声向里喊:“大师,大师,给点吃的给点钱吧,我娘快死了,救救她吧!”

地师见是个丐童,操起墙边的扫帚:“滚,别挡我的财路。”不由分说,把丐童赶走,丐童想想来了西村,在一家大门前停下,趴在腰门上向里望,一个青壮年男人手上拿着一把香,在八仙桌前对祖宗牌位边拜边祈祷:“灶王老爷,弟子姓钟,是个八仙头(一种专门埋死人的队伍,因为抬棺木的是八个人,给起了好听的名字)求您老晚上升天,好生报告,明天多死些人,天天有棺材抬,日日有坟挖,弟子叩谢了。”

丐童也不问了,一气之下跑出村外,想起破庙里的母亲,总得找点吃的,找几个钱给母亲治病呀!心想着,我就不信了,这个地方全是这种丧心病狂的恶人,就没有好心人了,就向北村来,这次他不看高门大院了。选一个小门小户问,终于有位大娘拿来吃的和几个铜钱给丐童。

丐童收了钱,捧着吃的跑回破庙,可是母亲已经不能开口了,丐童守着母亲,想了一夜,决定惩治三个鬼佬,出出心中的恶气。

第二天,天一亮丐童便跑到鬼师的屋前拍门:“大师,大师,西村的郭地师娘子得暴病死了,叫大师去打一场道场超度。”

屋内的张鬼师不由得一笑,心里说:神了,昨夜刚拜的灶王爷,今早就送财上门了。连忙向外说:“我马上带徒弟们去。”

“西村的郭地师家,你认得怎么去吧?”

“认得,认得,不用你带路。”

丐童听鬼师这么说,又跑到了地师家门前拍门向里喊:“先生,先生,东村的张天师八旬老母昨夜西去了,叫你老去帮踩棺地(风水术语,寻找埋死人的坟地)选个黄道吉日。”

郭地师还躺在床上,身边的娘子说:“神了,昨夜刚拜完灶神,今早就有人来请了。”地师笑着说:“不然哪个会去求神拜佛的。”边穿衣服边对外面说:“知道了,我马上就去。”

“东村的张天师家你认得吧?”

“认得啊,不用再来喊我了,我自己去。”

丐童笑了笑,向西村跑去拍八仙头的门说:“钟师傅,钟师傅,东村的张天师八旬老母昨夜不在了,南村的郭地师家的娘子也走了,叫你们去开金井(埋死人的坑)打八仙。”钟八仙在床上笑了:“神了,昨夜刚烧的香,今早就有人上门了,一来还是两趟活,早知如此,昨晚就应该多烧两柱香。”随即向外面说:“我马上领队伍去。”

“张天师和郭地师家你都认得吧,我就不等你们了,还有人要请呢?”

“认得,认得,两个那么出名的人谁不认得,有事你先去忙吧,我们马上就去。”

丐童在通知三家大师后,便在十字路口一处草丛里等,看三位大师碰在一起有什么好戏看。

约莫一炷香的功夫,张鬼师领着一班人马从东边来,只一会郭地师领着两个徒弟从南边也走来了,两家汇在一处。张鬼师见了来人便说:“郭先生,不是说你娘子得了暴病死了么,这还去哪?”

清早求的是吉利,听到这种话,谁不生气,郭地师指着张鬼师的鼻子说:“你家才死人呢,早早就给人来拍我家门,说你八旬老母昨夜得了暴病死了。”

“你老母才得暴病死了呢,我还没起床就派人来拍我家门,叫我去打道场超度求个好来生。”

两人你指我,我指你,不禁动起手来,看见师父动手,徒弟也进来帮忙,双方大打出手,你死我活难舍难分。正这时,钟八仙领着他的八仙人马来了,钟八仙边劝架边说:“两位大师,家里都死人了,还打什么,应该节哀顺变,尽早入土为安!都回去吧,喊我们来了,我们还要做事呢。”

听八仙这么说,两边松开了,一齐过来指着八仙头说:“你家才死人呢,再这么说,老子打死你。”八仙辩解说:“你们两家不死人,干嘛派人来拍我家门,当时我都还没起床呢?”

“老子打死你。”张鬼师和郭地师涨红着脸挥拳扑来,钟八仙也不是好惹的,当然挥拳相向,一时间张鬼师、郭地师两家合起来和钟八仙的人马打了起来。东村、西村、北村的村民扶老携幼来观看,比看一场大戏还过瘾。

丐童想起在破庙里的母亲,忙跑回去,说来也怪,丐童一进庙里就听母亲用微弱的声音喊:“我饿……”丐童一喜,忙把昨夜留下的稀饭喂给母亲吃,到了中午母亲竟然可以坐起来了,第二天可以走路了。怕三个鬼师认出自己,丐童拉着母亲悄悄离开这个鬼地方浪迹天涯。他一点也不后悔戏弄那三个鬼师的事,如果再遇上这样恶毒的鬼师,他还是不会手软。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ttdu8.com/gsdq/27039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