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 ke-j.com

乐八彩票-八彩票平台,乐八彩票注册-天天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天天故事网 > 鬼故事 > 灵异故事:情人蛊

灵异故事:情人蛊

时间:2018-06-26来源:网络 作者: 秩名

几年前,程宏和罗倩商量去旅行的时候,正赶上凤凰古城被全国炒得火热,两人也打算去看看苗寨的异族风光。可是又听说古城人满为患,消费也高的时候,两个人去了朋友推荐的一个湘西正开发的苗寨,叫古坝寨子。

哪知当地的交通不发达,去哪里都要等候那种破烂的小中巴,而且一天只有一趟。折腾了好几个小时,疲惫不堪的程宏和罗倩才远远的望到了古坝寨子的影子。

寨子是靠山建而建,进出都要通过一道七八米高的木头寨门,不过倒是漂亮的很,寨门上边满满地攀着青藤,还有无数的红色花朵点缀其间,看起来就有岁月沧桑的味道,不是那些新建的景区能比的。

古坝寨子大概刚刚对外开放不久,寨子里只有一两家可以投宿的旅店,沿着街道三三两两的小摊子上摆着一些蜡染布和银饰品。

两人都浑身酸痛,来不及看景致,先找人打听了一家旅店住了进去。旅店是一座两层的木质小楼,一楼大部分是厨房和堆着杂物的储藏间,二楼隔开了几个房间。房间很狭窄,只有简单的床铺和一张桌椅,上厕所和洗澡都要去楼下的共用卫生间。

罗倩娇生惯养,平时就喜欢挑三拣四,见了这样的环境,噘着嘴连连摔打,埋怨这里的条件太差了,责怪程宏事先没有打听好。

程宏知道罗倩的性情,耳朵早已经长茧子,把责任推到朋友身上,说都怪上了朋友的当,哄着罗倩莫要生气。

收拾整修一番的二人,喘匀了气,下楼来找旅店的老板打听晚饭吃食。老板是个中年的汉子,说着奇怪腔调的普通话,他说旅店可以提供一日三餐,都是他母亲给做。说着伸手指向旅店门口的一个小摊位,说他母亲就在门外摊子上,若是他们饿了,现在就可以给他们做晚饭。寨子上能提供吃饭的地方没几个,劝他俩也不用出去找了。

两人转头四处看了一圈,确实不是那种繁华景区的样子,只好点头说那吃晚饭吧。

店主的母亲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,穿着深蓝色蜡染田地花纹的苗服,头上却缠着一块乌黑的头巾,上面带着一些银饰,动作慢吞吞的。程宏和罗倩等了一个多小时,才吃上晚饭。没什么特色,就是两碗米饭配上三个炒青菜,里面些须几块肉片儿。

罗倩心里不满,用筷子挑来捡去地翻动青菜叶子,见老太婆穿过院子往外走,故意提高了声音说这是什么破饭菜啊,是给人吃的吗?这是骗钱的黑店吧。

那老太婆停下脚步扭头看了看她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看不出到底能不能听懂罗倩的话,走到门外的小摊子上坐下,一下一下地扇着扇子乘凉。

勉强吃完晚饭,罗倩拉着程宏说出门逛逛。走到门口,罗倩停在老太婆的面前, 一件件翻着摊位上摆着的货物,罗倩拿起一个蜡染粗布的小钱袋翻来覆去看,说做工怎么这么粗糙啊。又拿起一个雕花的银镯子,掂量着分量,说里面不是包了铜铅的假货吧。

程宏推着她说走吧走吧,这都是骗游客钱的,哪有什么好东西啊。

罗倩见那老太婆脸上没啥表情,觉得可能是听不懂他俩讲话,凑过去对老太婆说:哎,不都说你们苗人会下蛊吗,那蛊虫长什么样,你给我看看呗。

程宏见老太婆没动静,嘲笑地对罗倩说,瞧这老太婆的样子,估计是个聋子吧,别说蛊虫,臭虫都没有一只,哈哈。

老太婆也不答话,眼角下沉,似是快要睡着了。

罗倩和程宏自讨无趣,哼了一声,走到别处去了。

在寨子里呆到第二天,罗倩就吵着要回去。两人结账的时候,看见店主汉子和老太婆在柜台后边说着什么,声音挺大,只是听不懂,好像在吵架。老太婆见他俩出来,转身走了。

那店主给他俩结了账,送出门外,给他们指了出寨子的方向。临走前,店主看着他俩说:年轻人,你俩相配得很,祝你们百年好合,一辈子在一起,不然,两个人都要心疼的呦。

程宏和罗倩听店主讲话怪异,以为是言语不同的缘故,还当是夸奖,挺高兴得意地走了。

回来后第二年,两人就结婚了。婚后生活和谈恋爱大不相同。没多久两人就互相指责。程宏说妻子毛病多,公主病,伺候够她了。罗倩说丈夫又没本事又小气,看他就烦。结婚还不满两年,大架小架吵了无数,两人都闹着要离婚,只是父母拦着不让离。程宏干脆搬出去住,很快就找了个听话的小女友。罗倩也不甘落后,和一个有钱的小老板来往密切。夫妻俩人竟都出轨去了。

可自从俩人婚姻名存实亡,形同陌路开始,程宏和罗倩双双得了怪病,就是心痛。

一开始还是几天一次轻微的抽痛,后来就变成一天几次的剧痛,疼得两人脸色发青,恨不得把心掏出来。去医院做了各种检查,花了许多冤枉钱,却什么毛病也查不出来。

两人诧异,医学解决不了的问题,自然就想到那些神异诡怪上去。不由得回想起当初苗寨店主的话来。被怪病逼着,冤家似的两个人又凑到一起,要再去一趟古坝寨子,看是不是能有转机。

到了苗寨,当初的小旅店已经扩大了,店主还是那个中年汉子,居然还能认出他们两个来。听二人讲了来意。店主犹豫了半天,说了实情。

几年前他两人来住店,言语间得罪了他母亲腾婆婆。腾婆婆在寨子里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,加上娘家是大山里黑苗寨嫁出来的,会点蛊术。寨子里的人都没有敢得罪她的。那次程宏和罗倩不懂事,惹怒了腾婆婆,就给两人下了情人蛊。店主当时想要劝阻,可是又惧怕母亲威严,只能婉转地提醒了两人一句。

腾婆婆当初也并非要他二人性命,只是说破锅配破盖,他两人最好一辈子呆在一起互相折磨,要是分开了,这蛊毒就发作,死不了,就是疼得要命。

程宏和罗倩吓得浑身瘫软,哭着求店主救命。那店主说去年他母亲就过世了,要不然他也不敢说出实话来。这蛊毒只有下蛊的人才知道怎么解,蛊毒种类繁多,一个差池,怕是反而害了两人性命。幸好店主住在黑苗寨里的娘舅知晓自己妹妹的手段,应该能解。

程宏和罗倩此时哪里还敢追究店家害人的责任,陪尽了好话笑脸,又备了许多礼物,才求得腾婆婆的哥哥,一个黑苗老汉给二人解了蛊。那老汉给两人灌了一大碗黑乎乎的苦涩汁水,又要了两个人的鲜血,混着不知道什么草的草泥糊在两人的胸口处。足足过了一夜,两人只觉得胸口簌簌的发痒,有什么东西在翻腾爬动,只是不敢去抓。

到了第二天,老汉取下干透的草泥,只见上边密密麻麻都是一些线头粗细的白色小虫,每一只都长着小小的尖嘴和无数的爪刺。罗倩忍不住,当时就呕吐不止。

那苗老汉把草泥扔到火塘里烧了,让外甥翻译给程宏和罗倩两个人听,幸好他妹妹腾婆婆没下死手,不然这情人蛊再多加一种蛊虫,就成了追魂蛊,除了腾婆婆自己,谁也解不了,两人就等着疼死吧。又退回他们的礼物说不要,事有因果,如今了结了,劝两人今后嘴下留德,不然还要吃大亏的。

程宏和罗倩回来后,到底还是离了婚。不过两个人都对外三缄其口,不提中蛊的事情。平日里说话也注意得多,再不敢乱说了。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ttdu8.com/guigushi/27041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