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 ke-j.com

乐八彩票-八彩票平台,乐八彩票注册-天天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天天故事网 > 故事大全 > 狐仙故事:毒杀九尾狐妻

狐仙故事:毒杀九尾狐妻

时间:2018-06-26来源:网络 作者: 秩名

有个卖布客,姓袁,没有爹娘,独自一人背着四五匹布,走乡下做小本生意。哪晓得二十七岁时生了一场大病,一病就是半年,躺在床上,吃药也不管用,把卖布攒的钱都用完了。

这天半夜,门“呀”一声开了,走进一个陌生的妇人。袁生问:“大嫂,你从哪里来啊?”“我住你隔壁,搬来半年了。”“啊,病了半年,连邻舍也不认识了,你来做什么?”“我懂一点脉理。来看看你。手伸出来,我给你搭搭脉。”

衰生把手伸出,妇人一搭,说:“不要紧,好医,好医。”摸出个纸包,里面是一粒红药丸,端了一碗水,给袁生吃下。

过一夜,袁生觉着气喘好了,人也灵清了,高兴的说:“哎哟,这大嫂用的是什么药啊?浑身轻快不少,也有精神了。”

第二日,妇人端了一碗稀薄稀薄的粥,喂给袁生吃。头几日送稀粥,后几日送面汤,才四五日,袁生就能坐起来了。他问:“阿嫂,你叫什么名字?”“别人都叫我胡大嫂。袁生,你做什么买卖的?”“卖布,只是本钱都被这场病花完了。”

胡氏说:“我借你几千银两,可好?”“真的?”“真的,不过有个条件。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?”“不知

道。”“我守寡的,老公死了已三年,你未娶亲,我银子借你,人嫁你,肯不?”

袁生赶紧说:“大嫂,你是救命恩人,又借我本钱,我哪会不肯?”胡氏说:“你现在缺钱,讲得好听。我四十一,大你十几岁,日后开大店,做大东家,不能嫌我岁大,小老婆不准娶,肯不肯?不肯也不要紧,你再仔细想想。”袁生头点点:“肯、肯!大嫂,你是恩人,我哪会嫌你岁数大?日后绝不反悔,不再娶小老婆。”胡氏把箱笼搬过来,二家并一家,成了夫妻。

胡氏把手镯、金链、珍珠统统拿出来当本钱,租了间店,胡氏开货单,叫袁生进了一批绸缎。当时天冷,货一进店,天色一下热起来。别的店都没有绸缎备货,独独袁生店里有。才十几日,货全卖了,赚了几十两银。原来胡氏是九尾狐狸,能掐会算。她开货单进的货,不用半个月,全卖完。只用了三年,袁生赚了几千两银子,开起绸缎庄,雇来帐房先生,小学徒,胡氏就放手让他一个人做买卖了。

有一填,袁生到隔壁去串门。隔壁人家叫王十二,专替人做媒、买卖房屋。王十二让座,泡茶问:“袁东家,今年多大年纪了?”“三十岁。”“几个孩子了?”“没有。”“一定是东家媳妇不能生。你是大东家嘛,应该再娶一个传传后代。媒,我替你做。”“唉,王伯,我开店的本钱是老婆的,她不准我再娶。”“你真老实!在远地买一间屋,娶个十八九岁的小老婆,她在屋里不知道的。”

这样一讲,袁生心动了,在十几里外买了一间屋。第二日,王十二寻了个姑娘,姓戴。袁生看中,送了白银三百两,娶来了。

过了两个月,袁生又碰到王十二。王十二问:“东家,跟戴氏过得可好?”“好!就是路太远,不方便。有什么法子,搬的近些。”“搬近些?会被你老婆知道的。我这里有个计谋,只怕你不肯。”“你讲。”“买点砒霜,后天是八月十五,赏月吃酒,我也去。戴氏呢,就讲是乡下的表妹进城,也叫来。我们三个劝一个,把胡氏灌醉了,砒霜当醒酒汤,把她毒死。她死了,店里本钱全归你,戴氏也不用住在外边的屋了。”袁生说:“这主意是好,就是砒霜难买。”“你放心,我有个朋友,大生堂卖药,我替你买。”

八月十五,袁生把王十二,戴氏都叫来,和胡氏一起吃酒赏月。吃到半巡,袁生对胡氏说:“想当初我病得苦,你把我医好,我还未谢你。今日这杯酒,算我一点心意。”胡氏推辞:“两夫妻,谢什么,我又不会喝酒。”王十二说:“嫂子啊,东家的心意嘛,喝,喝!”戴氏也劝:“表嫂,喝一杯有什么关系?”这个劝,那个劝,胡氏接过喝了。王十二把酒筛满,说:“嫂子啊,我第一次来,敬你一怀,赏个薄面。”胡氏也喝吃了。戴氏站起,筛上酒,说;“表嫂、表兄、王伯的酒都喝了。我是乡下来的,若是有点面子,也喝一杯吧。”胡氏把第三杯也喝了。

袁生、王十二,戴氏三个轮流倒酒,一杯又一杯,胡氏喝了六杯酒,一头靠在桌上,一动也不动。袁生说:“哎呀,醉了,醉了。你们谁会做醒酒汤?”戴氏说:“我会。”把砒霜带进厨房,做成汤,说;“表嫂,快喝,喝了就好。”袁生把胡氏的嘴张开,“咕咚”一声,一碗砒霜汤灌了进去。袁生说道:“哈哈,这下你是死定了!”

哪晓得,汤才落肚,胡氏一下站起来,嘴一张,“哇”的东西吐了一地,人反倒清醒了。她指着袁生骂:“你这没良心的!我救你命,给你本钱,帮你发财,你反倒用砒霜作谢礼。好在我不是人,若是人,就上你的当了。”

袁生脸色吓得雪白雪白,一句话也应不出。王十二和戴氏赶紧逃走了。

胡氏讲:“这个家过不下去了,走!你把本钱还我!”袁生讲:“你要走,好。你给我的珠宝值两千三,我还你四千六。”“你这没良心的!谁要你四千六?我多少珍珠,多少手镯,你一样一样还我。”

第二日,袁生把手镯、珍珠重新兑换出来,胡氏打了个包袱要走,又想起:“哎呀,还有一样东西没有拿回。”“还有什么?”“当初医你的红药丸,还我!”袁生叫起来:“都三四年了,哪里还有红药丸?”“不,还在你心头。”“好,若是在心头,你就拿去。”胡氏手掌心在袁生胸头一拍,袁生“哇”的一声吐出一粒红彤彤的药丸。袁生想:“我的病好了,药丸有什么用?拿去就拿去,怕什么。”

胡氏走了,袁生把戴氏接了过来住。不想,才一个月病又发了。这回他有银子,人参啊、鹿茸啊,都买最好的吃。哪晓得越吃病越重,躺在床上了。绸缎庄没有人管,学徒偷,帐房偷,没有几个月,偷得净光。戴氏想:“这么多药打水漂了,还有什么救?得赶紧走!”屋里还有七八千现银,打个包袱装起来,逃了。

店倒了,小老婆逃了。袁生摇摇头,叹气:“唉,都是听了王十二的话,才会这样子。真对对不起胡氏啊!”正想呢,门“呀”一声,开了,胡氏走进门。袁生叫起来:“娘子,救救我,救救我啊!”

胡氏说:“救你?你的谢礼太重,一谢就是砒霜。你没心,我有心,总是多年夫妻。你今日要死了,尸身没有人收拾,我买来棺木,把你送上山。你不要想我再救你!”

袁生听这一讲,心凉了半截,等到天光,一命呜呼。胡氏买来棺木,筑了坟。叫来和尚,七七开祭送上山。

胡氏心想:“我两夫妻,都给王十二拆散了,这个仇要报。”就到了王家。王十二也病在床,胡氏推门走进,手一招,王十二身不由己,魂被胡氏招了出去。

把魂招到菜场,肉铺上一头猪,两百多斤重,放在肉砧上,就王十二的魂附到猪身上。有人来买肉了,一刀剁下来,王十二叫一声:“哎呀,痛!”两刀剁下来,他又叫:“哎呀,痛死了!”就这样一刀一刀,剁了几百刀,王十二痛得直喊娘。肉卖完了,胡氏又来,手一招,“走!”王十二魂又回到自屋。一醒来,大叫“痛死我了!痛死我了!”再看身上,一条痕一条痕,好比藤条抽打了一样,痛得熬不住,直叫唤,从夜里叫到天亮,也死了。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ttdu8.com/gsdq/27044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